鸦九

【生きてるだけ痛ぃんですよ
只是活着就已经很痛苦了】
杂食慎入

“早安吻”

[党费!我终于不白嫖了!!!
私设有
ooc肯定有
如果性格有哪些把握的不好的地方请指出
暴躁三岁与山和前宇直莫名害羞糖浆
请用评论轰炸我!]

当阳光透过纱质的窗帘撒在床上时,与山微微睁开了眼睛,下意识的伸手去摸旁边,空的。与山愣了一下,随即才感受到腰上仿佛挂着一个非常重的东西,掀开被子一看,原来是糖浆。

大概是掀被子的动作太大,糖浆睫毛动了动,嘴里小声嘀咕着山山让我再睡会儿之类的话,又将与山搂的更紧,仿佛怕他跑了似的。

与山揉着糖浆软软的头发,轻声说道:“小懒虫,起床了,太阳晒屁股了。”

“哪有,还早着呢……”糖浆把自己蜷成一团,小声狡辩着。

与山嘴角抽动了一下,拖长了声音:“起––床––”见糖浆还没动静,他便不管挂在身上的糖浆,下床去穿拖鞋。

糖浆把自己整个人都靠在与山身上,死拽着与山不让他走,与山装作不管他,整个人带着糖浆往前走了两步,变停下来去掰糖浆死死扣在他身上的爪子。

见糖浆的爪子扣的实在太紧,他又不敢太用力,只好笑嘻嘻地捏了捏拳头,用威胁的口吻说:“再不松手把你头给拧下来。”

“妈耶,惊了,你这个人怎么这样。”糖浆不情愿地松开手,模仿与山的语气回道。

与山不搭理他,走出了房间,糖浆冲着他的背影吐了吐舌头,整个人往后一倒,又想去会周公。

洗漱声很快就没了,拖鞋的踩在地板上的声音似乎朝着厨房走去。抱着被子睡过去的糖浆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得香气,蹭得一下坐起身,嘴里的口水都快要留下来。

像梦游一般穿上拖鞋,打了个大大的哈欠,双手举起伸懒腰,“踢踢踏踏”地走去卫生间,挠着脑袋刷完了牙,洗完脸,才算把眼睛彻底睁开。

寻着香气走向厨房,看到与山围着围裙在做早饭,拉过一张椅子到坐着趴在椅背上,彻底清醒过来的糖浆盯着与山,酝酿着说些什么。

也不知糖浆幻想出了什么,嘿嘿的傻笑声把与山的视线给吸引过来,端着煎好的的荷包蛋和几片烤好的面包,嫌弃地看着糖浆蠢蠢的模样:“傻笑什么呢。”

“诶呀,居那么那么贤惠,嫁给我吧。”糖浆下意识地脱口而出,与山也知道糖浆又再想什么不切实际的问题了。

“那也是你嫁给我,还有你说谁是居呢,头给你拧掉。”与山把盘子放在了桌上,和善地笑着。

糖浆抖了一下,撇撇嘴:“切,我圣母玛丽糖怎么能轻易嫁人,我那么大个急氏集团你来管吗?”

“好啊,你嫁给我,那我就是公司总裁,干脆改名叫山糖有限公司算了。”与山又从微波炉里拿出牛奶,放在糖浆身后的桌上,拉开对面一张椅子坐下,糖浆也转过身来。

“为什么是山糖……”捧着被子小口小口地嘬着牛奶,“我不服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没什么。”

糖浆刚要去拿面包,与山突然讲盘子移开,指了指自己:“亲一下。”

“哈?白日宣yin,会教坏小朋友的。”糖浆做出愤慨的表情,伸手去够面包。

与山把碟子藏在身后:“不亲一下不给吃。”

“小孩子嘛你!你个居头!”糖浆跺脚,“那我吃荷包蛋。”

与山腾出另一只手,想要把装荷包蛋的盘子也据为己有,没想到糖浆眼疾手快,抢先一步把盘子拖到面前,摆出母鸡护崽的架势,气势汹汹地盯着与山这只“老鹰”。

“想要荷包蛋就拿你手上面包来换!”糖浆见与山暂时威胁不到手中的荷包蛋,也不管烫不烫先往嘴里塞了一个,几口下咽。

与山没好气地将藏在背后的面包拿了出来,心想着这糖浆吃个饭也不太平。却已是忘记了这事是谁先挑起的。糖浆看见面包大喜,一个“饿虎扑食”,拿起面包就啃,嘴里不清不楚地说:“偶就寄到里最吼了,居居。”

糖浆风卷残云般地解决了早饭,可与山还板着个脸慢慢嚼着面包,仿佛啃着的不是面包是糖浆。糖浆感到不妙,怕不是晚上小腰不保,只好绕过桌子,轻轻在与山侧脸上啄了一下,也不知道害羞什么劲儿,着急忙慌地跑回了自己的书房准备今天的直播。

与山无名火消了大半,抹了把脸,满手面包屑。

晚上果然不能放过他。不愿透露姓名的某居这样说道。




一个置顶

这里是鸦九!可以叫阿鸦或者九号。
目前初三长弧中
本人性格较为温和,是个大大咧咧的射手座
只要你和我爱好相同,都可以找我来玩呀
杂食预警,可拆不逆,主角控
半吊子文手&画手
喜欢看评论,但请不要读不懂空气
产粮什么的有空就有啦
励志做一个不白嫖选手
以上

论我上课都在干嘛(摇头晃脑

【幸律幸无差】幸运为何物

夕暮れのからす:

【终于把这个沙雕玩意儿填完了
@罔水行舟_依然是条咸鱼 与原稿出入很大,强行加了很多戏,但我写的很开心
接上篇,看评论
话说你们能给点评论吗,我有点怕你们暗算我😂】


“我去找密码机,别跟着我。”弗雷迪确认了一下几个密码机的位置,将地图收了起来。幸运儿撇撇嘴不屑地说:“跟着你?别开玩笑了,我还想找爪爪杰愉快地玩耍呢。”拍了拍弗雷迪,完全无视他嫌弃的眼神,继续说道:“倒是你一会儿别过来拖我后腿。”


说完幸运儿就径直去找杰克了,弗雷迪找了个密码机破解起来。


“爪爪杰”,那个小鬼还是那么不正经,竟然敢给监管者取这样的外号。弗雷迪想着想着嘴角上扬,也就这样的傻小子能在这个尔虞我诈的世界给他一丝温暖吧。


而另一边,幸运儿则开始了他反追监管者的大业。他先是悄悄地躲在了医院的二楼的窗户那儿观察起来。现在的杰克处于隐身状态,照道理说没人能发现他,可是身后飘落的玫瑰可是无形中暴露了他所在的位置。


“爪爪杰,我在这边,来追我呀!”幸运儿朝着玫瑰飘落的地方呼喊,玫瑰飘落的痕迹改变了,朝着医院的方向而来。


弗雷迪掏出手绢擦拭着头上的汗,他能那么安心的解密码机绝大多数是因为那个小鬼。从远处传来翻板的声音和杰克吃痛喊声,幸运儿竭尽所能地与杰克周旋,还连累了艾米丽黛儿。尽管如此,还是被杰克抓了一爪子。


那个小鬼,腿快断了。弗雷迪如此想着,加快了破译的速度。话说伍兹小姐在干什么?还在拆狂欢之椅吗?


杰克的穷追不舍在幸运儿给了他一枪后出现了短暂的停止,他趁此机会找了地方躲了起来。他没有选择用镇定剂,此时的疼痛反而能让他清醒一些,他可不像某个上等人一样弱不禁风。


抬头看了一眼天空,四团光亮在头顶闪着。还差一台,再解一台就可以开启大门了。身边就是一台密码机,幸运儿努力撑起身子,开始对密码机敲敲打打。他虽然接受过教育,但也只是让他能识字写字,因此破译过程十分艰难,“滴答”声让他很烦躁,校准错误让他触了一下电,混沌的思绪瞬间清醒了很多。


杰克肯定注意到这里了,我得快点。幸运儿晃了晃脑袋,试图加快破译的速度,头上的灯似乎透出微弱的光芒。


弗雷迪躲在板子后面目送着杰克往幸运儿的方向走了过去,不知是什么促使他跟了上去。如果幸运儿被送回庄园第一个遭殃的就是我,弗雷迪如此想着。


在幸运儿头顶的灯彻底亮起的那一刻,杰克也到了。他往墙后面绕,躲过了一击,杰克身影也慢慢显现。看到杰克的准确位置,他将没电的手电筒砸向他。手电筒被爪子切成了几段。


“喂,杰克,看这里。”弗雷迪的突然出现不仅使杰克吓一跳,也使幸运儿吓一跳。他不要命了吗?!他刚想冲出去就弗雷迪,却被身后的人拉了回来。


“嘘,我在这。”是魔术棒。弗雷迪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用上它,他也被自己的大胆给震惊了。要知道他的职业使他不会去做没有把握的事。


幸运儿松了口气,握紧了弗雷迪的手,杰克发现眼前的人是个虚影了,大门已经打开,他拽着弗雷迪拼尽全力狂奔,两人齐齐摔出了大门。


幸运儿倒在地上,翻了个身,对上了医生和园丁的怒视,杰克还在门口挥动着爪子。没心没肺地笑了一下,随即捂嘴咳嗽起来。


弗雷迪站起身,向幸运儿伸出手,将他拉起来,也不管幸运儿的血渍染上本就不算整齐的白衬衫。


“你说我为什么叫幸运儿呢?”幸运儿问弗雷迪,“明明一点也不幸运。”弗雷迪回想起和他的种种经历,并没有觉得他不幸运,相反是幸运过头了。


“是吗,我觉得从某一方面,你真的很幸运。”两人相互搀扶着往外走,园丁和医生在前面说说笑笑。


幸运儿笑得很开心:“我最大的幸运是遇上你。”


The end

【幸律幸无差】幸运为何物

夕暮れのからす:

【第一次发文有点紧张
这大概是个沙雕玩意儿
可能有园医但大概看不出来
会有下
可能会有ooc
我和 @罔水行舟_依然是条咸鱼 一起完成,大概是我写幸运儿她写律师
如果能接受,请继续阅读】  


双脚失重的感觉突然消失了,紧接着后背传来硬物冲撞的剧痛,未愈合的伤口再次撕裂开来。弗雷迪莱利棕色的短发被汗水打湿,紧贴在脸上,暗红色的圆框眼镜出现了细微的裂纹。白衬衫皱成一团,早已没了被主人细心打理过的样子。


这场游戏的监管者是杰克,此时他正满意得哼着令人畏惧的旋律,渐渐隐去身影。狂欢之椅上的荆条毫不留情地勒紧,荆条上细小的尖刺随着弗雷迪地挣扎划破了陈旧的衣装,白皙的身体上出现了道道血痕。


他可以看到玫瑰手杖上飘落的玫瑰花瓣正在离他远去。也许是疏忽,也许是认为没有必要,杰克没有将他的双手捆进荆条里。他打开被他捏皱的地图,身上的疼痛在加剧,他必须做点什么来转移注意力。他并不是不期望有谁会来救他,倒不如说是这场游戏并不是一个互相帮助的游戏。


参加游戏的所有人,包括所谓的监管者,都是怀揣着各自的目的来到这个庄园,要是有合作也是各取所需罢了。


不过他倒是知道一个看到人就会救的傻小子。


在他想着这些的时候,计时器已经过了一半,他可以听见远处杰克的怒吼和黛儿小姐和伍兹小姐尖叫声,就是不见那傻小子的身影。


“呦,这不是律师先生吗?”幸运儿略带戏谑的声音出现在弗雷迪身边,吓得他手一松,全是血污的地图掉在了地上,“还在看地图......这么相信我会来救你啊?”说着捡起了地图,沾满了鲜血的地图其实已经报废没有什么作用。


幸运儿抛着手电筒,饶有兴趣地看着他。


“别废话,我要上天了。”形势所迫,弗雷迪也顾不上礼仪,用显得十分粗鲁的语气催促幸运儿。


幸运儿微笑着掏出不知道从哪儿捡来的小刀,干脆利落地割断了荆条,将弗雷迪从椅子上拉了下来。然后他又掏出了医药箱给面前柔弱的上等人包扎起来。


“箱子里的好东西不少啊。仙女棒要不要?”


弗雷迪整理一下皱巴巴的衬衫,扶正了自己的眼镜无奈地说道:“不要给罗伊先生的魔术棒起这种外号,他会把你变成兔子的。”


“啊?什么啊,明明你才是最像兔子的那个吧。”幸运儿噘嘴回答道,显然是对这个上等人的管教显得很不满意。


上等人抿了抿嘴,试图将两颗板牙藏起来,暗自说了句小鬼,接过幸运儿递过来的魔术棒,思考着一会儿它的用途。


“还有这个,”幸运儿又递过来一张崭新的地图,“你的那张不是脏了吗,反正我也看不懂,就给你了。”


弗雷迪稍稍愣了下(这种纯情少女递巧克力的既视感是什么情况)一言不发地接过了地图。


Tbc.

正式人设,背景慢慢肝

沙雕摸鱼合集,p1d5监管私设莫杰斯特·克劳,p2我儿子薛翛,p3自设